"《壽王錫予四十韻十二條屏》中少刻了3個字,《虹巢不盈丈》中漏刻了兩個字,《乾坤惟此事五言詩》落款處漏刻7個字……"10月17日,在康樂街的碑林公園裡,71歲的退休數學教師王宗正"毫不客氣"地指出,公園裡的碑刻存在幾處錯誤。老人說,碑林公園對弘揚和傳承傅山先生的文學、書法藝術起到了重要作用,但碑文上出現這些錯誤令人遺憾。碑文“有誤”從位於康樂街的正門進入碑林公園,正對大門的一處碑刻是傅山先生的草書《壽王錫予四十韻十二條屏》。王宗正老人指著碑文說,“煙霧”與“攟載”中間少了個“隨”字,在傅山先生原作中,“隨”字是補書的,少了這個字,文就不通。“怡”與“榮覆盛”間少了“怡”字。原文中,頭一個“怡”字後有疊字號,代表後面還有個“怡”字;“原非李緖”後少了個“狂”字,這個字也是傅山先生原文中補書的,不能遺漏。王老師又指著《虹巢不盈丈》碑刻說:“此碑文中漏刻了‘響’、‘開’二字。”在《左思詠史八首十條屏》碑刻前,老人說,碑文中漏了“影”字。在草書《乾坤惟此事五言詩》碑刻前,老人說:“傅山先生的墨跡落款為‘雙壽詩為旭翁老年丈勸觴僑黃老人舊年家弟傅山’,但碑文漏刻了‘旭翁老年丈勸觴’7個字,讀來含義就完全不同了。”“《千字文》中,‘雲騰致雨露結為霜金生麗水玉出昆崗’重覆刻了一行,卻遺漏了後一句的16個字;傅山先生重要作品《丹楓閣記》碑刻中,遺漏了原文‘生之’二字,附識中遺漏了‘夫顧能說夢者也嘗論’9個字……”老人一邊走一邊指出碑文錯誤。多方查證老人指出的“錯誤”屬實嗎?為尋找依據,記者跟隨王老師到長風商務區省圖書館查證。在省圖書館三層地方文獻圖書閱覽室,王老師翻開山西人民出版社出版的《傅山書法全集》,其中既收錄了傅山先生的墨跡,又附有釋文。在《壽王錫予四十韻十二條屏》章節,原文“煙霧”後確實用小字補書了“隨”字,“怡”後也確實有疊字號,“原非李緖”後則以小字補書了“狂”字。釋文中,“煙霧隨攟載”、“怡怡榮覆盛”、“原非李緖狂”一一在列。該《全集》還收錄了傅山先生的《乾坤惟此事五言詩》,如王老師所言,公園的碑文中的確遺漏了“旭翁老年丈勸觴”7個字。隨後,記者又跟隨王老師來到省圖二層社會科學圖書閱覽室,分別在山西人民出版社出版的《傅山書法》和中國書店出版的《傅山詩文手跡鑒賞》中,找到《虹巢不盈丈》《千字文》《丹楓閣記》《左思詠史八首十條屏》等傅山先生的墨跡和釋文,這些資料也證實了王老的發現。尚未回覆王宗正老人是運城市萬榮縣一名中學退休教師,教了幾十年數學,但酷愛中國傳統文化,尤其喜歡傅山先生的書法和文學作品。老人雖已71歲,但思維敏捷,精力旺盛。近幾年,王老師來省城投奔兒子,住處距碑林公園很近,時常流連於碑林公園,欣賞和學習碑文。在此過程中,老人漸漸發現了一些碑文的錯誤。剛開始,他以為自己記錯了,還專門查閱了多種版本的資料。去年,老人曾多次向碑林公園反映過此事,但老人一直未得到明確回覆,碑文也至今未改。10月20日,王老師再次找到公園負責人反映,對方表示會就王老師的建議請相關專家論證。本報記者 侯慧琴 文/攝  (原標題:七旬數學教師給“碑林”挑錯)
創作者介紹

depp

go25goezc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